仰光光光

但是人生在世,总想着理智又有什么意思

【盾冬】笔记本

好棒啊

澜sama的哥哥:

鬼畜了天下:



●甜的




●永远是个好单词




●也许OOC




————————————————








(1)




 




美国队长有一个笔记本,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旁边的文具店买的,黑色牛皮,手掌大小,他在上面记了很多东西。




 




最初的几页记着人类登月、柏林墙、迪斯科还有朋友推荐的新电影,现在上面更多记载着Bucky的事。




 




他的Bucky从七十年前漫天的风雪里回来了。




 




(2)




 




没有任务的平淡清晨,队长从层层叠叠的被子里把冬兵挖出来,后者的手无意识地攥住他的手腕,嘴里梦呓两句,再松开时他手上便多了一圈红色的勒痕。




 




“Bucky,嘿,看看我,现在是你的起床时间。你不想吃热芝士吐司吗?”Steve知道Barnes又在同样的梦里徜徉了,他拨开他额头上黏着的几缕头发,手掌心轻拍他的脸,声音温和低缓。




 




Barnes信赖这样的声音,夜里每一次惊醒后的惊悸和惶乱都被安抚,Steve拍着他的背,手指在他的发丝里穿插,那个声音一直叫他的名字,“Bucky、Bucky”,所以他知道他是安全的。




 




“嘿……我说过我要双倍厚的芝士。”Barnes睁开眼睛,祖母绿的眸子似乎随时养着一汪水,他看着恋人,唇瓣启开一线,音色低沉含糊。“而且我认为你至少得给我一个早安吻。”




 




Steve接受邀请,并且乐意非常,他低下头捧住Barnes的下巴,将他的头稍微抬高,舌尖不急不缓地润湿他的双唇,然后深入逐渐加深。他的吻既温柔又强硬,到哪里哪里就被刺激得发麻,一股酥麻的电流搅动脑髓,Barnes觉得自己快化成一摊水。




 




Steve吻他的唇,他的眼睛和头发,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他的脸颊和颈子。温存变质得很快,Barnes在他手下热起来,胸口在被子里起伏,Steve及时刹住了车,因为他下面也在蠢蠢欲动,昨晚上才做过,就算是超级战士也不能如此放纵自己。




 




最终他咬了咬他的指尖作为结束,Barnes缓过神来,眼角微红地盯着他,“……再一个?”像是请求,实则是变相的命令。Steve很想再亲亲他,但是那会让这个早晨变得跟床分不开。




 




他努力不让自己去想昨晚上这张嘴是怎么为他服务的,也不去想那双眼睛在他凶狠的捣弄下是怎么由清明变得失神,当然他也没想Barnes的头发被扯住、喉咙里发出哽咽声而身下几近疯狂的吸住他的样子。




 




上帝!他真的没想……




 




Steve只能抱歉地朝他微笑,“先吃早餐吧Bucky。”




 




冬兵无声地舔了舔嘴唇,眼睫抖动两下,遮盖住些许失落。他顺从地点点头,Steve说的大部分的话他都会听,包括少吃甜食和注意疏导自己的情绪。




 




不出意外的话这是美好的一天,他们吃完饭可以去超市选食材,Steve答应过他会做玉米浓汤和烤鸡腿,而且Bucky挂念那桶车厘子味的冰淇淋已经很久了。他的脚在餐桌下不住的点地,眼睛随着Steve的进出转来转去,Steve把最后一个盘子放进洗碗机,转身便看见冬兵一副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模样。




 




Steve不禁笑出声,“你没吃饱吗Bucky?”




 




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打断了冬兵的嗫嚅,Barnes皱着眉剜了一眼那个震起来没完的小东西,不出所料在Steve抱歉的表情里得到了“出任务”的信息。




 




两个小时里的第二次道歉。




 




冬兵往耳朵里塞通讯器,努力不去在意突如其来的加班,他接过Steve递来的枪,啪地甩进枪套,动作有些粗暴,分明怨气深重。




 




四下无人,Steve靠近了些,替他把最后一颗扣子扣上,手指刮过他下巴上的胡茬子。“别生气,咱们晚点再去超市。”




 




冬兵摇头,眼睛下方一小片皮肤迅速变红,“我只是……我想……”




 




Clint推门而入,冬兵立马闭上了嘴。




 




战斗的过程还算轻松,这多半因为冬兵火力全开,他的机械臂把一个人掐着脖子举起来,手下落的瞬间膝盖骨顶上去,那个人的脊椎清晰可闻地折成了一个牙酸的弧度。往往是队长的盾牌未至冬兵的身影就已先到,有个家伙几乎被掀了半边脸,一口牙去了半数。Clint射出一箭,心有余悸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沫。




 




“Captain,你们赶时间吗?”




 




“不太赶……”Steve接住Barnes甩回来的盾,震得他手臂一麻,“呃……赶,挺赶的。”




 




“看得出来。”Clint搭上一支箭,Barnes远远地看向他,左手掰弯了恐怖分子的枪管。Clint忽觉背后一凉,“Cap?……Barnes打过友军吗?”




 




“这算什么问题?”




 




“没什么,我想我大概眼花了……”




 




后续工作由神盾特工们接手,他们是专业的,不到二十分钟就能把现场整理得能见人——过于残暴的尸体和伤员得遮一遮,总不能什么都往电视上转播。Captain取下头盔,在角落里找到了Bucky,他的小猫咪今天一天都没笑过,现在靠在电线杆上拿眼角瞥他。




 




“Steve。”他勉强打招呼,把目光散漫地投向另一边,自顾自开始擦枪。




 




如果他有尾巴的话,现在一定很不开心的挨着地。




 




Steve心里一动,把盾牌放下,Barnes在他的阴影里直皱眉。




 




“你是不是......”队长欲言又止。




 




冬兵抬起头,刚刚好接住一个全然美国队长式的吻,柠檬味的,甜的,温暖的。Barnes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满足的喟叹,一整天的烦闷顷刻烟消云散。Clint捂住自己的鹰之眼,伸手挡住跃跃欲试的摄像师,“免了免了,这个就别拍了。”




 




 




美国队长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记下一条,“Bucky喜欢接吻,很多个很多个吻。”




 




(3)




 




冬天,这是队长和冬兵一块儿过的第一个冬天。




 




圣诞节过去了小半个月,寒气依旧凶猛,Barnes裹了条围巾,穿着厚羽绒服和牛皮靴等Steve教课结束。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们会教教特勤队格斗术。




 




一般来说队长在上面演示如何完成一记漂亮凌厉的肘击,冬兵就在下面裹紧自己的围巾看着地面发呆,他虽然和Steve搭档教学,但存在感委实不高。




 




今天的课程是过肩摔,他们中的一个只要能把Cap掼在地上就算结束,Barnes在一边懒洋洋地翻书,杯里的热可可都快没热气了Steve还稳稳当当地站在那。




 




“Cap,这实在太难了,我们都是普通人……不如让冬兵跟你试试?”特勤队里有人唉声叹气,他一共试了三次,每次都被掀翻在地,没有暖气的情况下T恤都湿了。




 




Steve摇摇头,“你只是没用对方法,超级英雄不是借口。”他指指Barnes,“像Bucky,他用一只右手也能把我顶飞。”




 




特勤队队员们的眼神很是期待,冬兵略显不安地动了动腿,身上的羽绒大衣很舒服,他确定自己不想脱下来去跟Steve过什么无聊的招。但Steve的目光很坚持,他小小地叹了口气,站起来慢吞吞的脱衣服、五指手套、围巾还有帽子。




 




“我不想顶飞你。”




 




“要是你顶不飞呢?”Steve分开双腿,重心下移,做了个尽管来的手势。Barnes不爽地活动着手臂,冷嗖嗖的空气让他觉得Steve意外的欠揍。




 




两个超级战士一共打了十分钟,从过肩摔衍生到缠斗发展成暴力拳击,最后鬼知道冬兵从哪摸出来一把匕首,徒手搏斗变成了器械格斗。队长险险地避过他的刀锋,半真半假地抗议犯规。




 




冬兵没停手,刀刀往他脸上招呼,但至始至终只用了他的右手。Steve终于抓住个机会一腿扫向他的下盘,Barnes差点没躲过,他侧身一滚一把匕首甩出去,趁这个空档拉开了距离。




 




冬兵摇摇头示意结束,“你说得对,我打不过你。”




 




队员们集体发出一声唏嘘,“看嘛,我就说还是Cap厉害一点。”




 




Steve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冬兵的腿,有点哭笑不得。Barnes腿上的动作没有以往轻快,大幅度的攻击动作几乎没有,要知道以前和他交手得尤其小心他的腿。那双腿修长精瘦,是Natasha每日做大量减脂运动才能保持的腿型,但爆发起来绞断一个大汉的脖子不是难事。




 




今天他赢得轻松不仅因为冬兵只用了右手,而且还因为......对方整整穿了六条秋裤。他的Bucky不喜欢冬天,也许过去九头蛇的资产使用方式让他厌恶在零下作战,也有可能他的记忆回溯到雪地列车那。噩梦的开始总伴随着雪花。




 




快下班的时候冬兵沮丧的发现自己的全勤奖没了,他在六号的时候赖床了十分钟,连带着Steve也迟到,简单来说,这个月别想买下那款堡垒模型了。他还想换把新枪,神盾给的家伙没有前苏联的老家伙好用,而那往往挂在网上,后面附上一个不尽人意的价格。




 




Barnes有些情绪低落地收拾东西和Steve一块儿下楼。




 




 




地铁上没有剩余的位置,人一站比一站多,冬兵紧紧贴着Steve,把一半体重搁在他身上,身边一直嗡嗡着窃窃私语,有人认出他们了,而且看样子还想冲队长搭搭话顺便要个签名。




 




哦......等等,应该只认出了Steve。Barnes修正一条,他在公众前露面不多,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复仇者里多了个叫冬兵的。




 




他和黑寡妇是同一类的,曝光越多越不安全。




 




闪光灯闪了闪,Barnes干脆闭上了眼睛,手揣进自己口袋里,头也埋下去了些,Steve听见一声压得极低的俄语谩骂。他侧了侧身体把冬兵挡住,同时对着拍照的人微微摇头,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搭Tony的便车——他们的机车今早上熄火了。




 




Barnes感到自己的手被掏出来,隔着厚厚的手套,他试着动了动手指,对方握得更紧。冬兵抬头看了一眼队长,Steve在口罩下对他微笑,眼睛安抚地看着他,令Barnes忽觉一阵羞赧。




 




他们挤出地铁门,等换乘的时候手还握在一起,Barnes清了清嗓子,眼睛紧盯着对面的广告牌,“我害得你丢了全勤奖......”




 




“你知道我不在意那个,没有哪条法律规定美国队长不能迟到。”Steve带着笑声回答他。




 




“我的意思是,我可能什么也做不好。我不能自然地面对公众,也不像个真正的超级英雄......没有哪个超级英雄有赖床的毛病,还要穿六条保暖裤。Steve,我认为我在拖你后腿。”白气从冬兵嘴边的围巾那飘出来,他又盯上了自己的鞋尖。“时代不同了,我又是个过时的老家伙。”




 




Steve没立即回答他,过了一会儿把口罩拉下来,“我有几只眼睛几张嘴?”




 




“两只眼睛一张嘴。”冬兵狐疑。




 




“那你再看看他们,有人多长了几只眼睛或者嘴巴吗?”队长冲着同样等车的人抬抬下巴。




 




“......没有。”




 




“所以,咱们都是普通人。不喜欢太冷,不喜欢星期一,喜欢床,喜欢睡在自己身边的人。有什么不对的吗士兵?”Steve的手透过布料也能像小火炉一样暖暖地烘烤着他,冬兵想了想,干巴巴的道:“没有长官。”




 




“就是这话*。”Steve拉开大衣把Bucky包进去。




 




 




队长在台灯下添上一条,“Bucky只是一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伙子,不是谁的超级英雄。”




 




 




(4)




 




Barnes在意恋人身边的小本子已经很久了,Steve总是带着它,上班带着,逛街带着,连睡觉也把它放在枕头下。他偶尔能发现Steve用笔在上面涂涂画画,有时候在晚上,有时候又在他起床前。




 




冬兵嗅到机密的味道,但Steve没打算跟他分享。




 




好奇心终于在某一天达到了峰值,Barnes再三确认了Steve正在沐浴而且没忘什么东西在外面,他轻手轻脚地打开抽屉,拿出层层遮盖下的牛皮本快速翻看起来。




 




他在偷窥Steve的隐私,而且未经允许。Barnes未免有些愧疚和心虚,但翻过一页后他咬住了嘴唇,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替代了自责,他想叹气还觉得眼睛很酸。




 




浴室的水声在继续,冬兵找了只笔,犹豫了半天在纸上添上一行,没过两秒又划掉一部分换上新的。做完这些他窝回床上,闭上眼睛听见Steve进来、拉开抽屉打开台灯的声音。




 




一阵令人紧张得发抖的安静。Steve轻轻叫他的名字:“......Bucky。”好像一个长途跋涉的人终于休息了一样。




 




“我也爱你。非常,永远。”




 




 




温柔诠释了七十年前和七十年后的所有。




 




 




(5)




 




Bucky爱Steve




 




Bucky非常爱Steve




 




Bucky非常、永远爱Steve。












*源自尼尔盖曼《十月的故事》,实在很喜欢这句话和那个故事








————————End————————










评论

热度(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