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光光光

但是人生在世,总想着理智又有什么意思

[原创]今天晚上吃面

张鹏小可爱!

洞庭满林霜:

语文阅读同人。小甜饼,没啥营养。


***


刘剑涛推门而入时张鹏正盘腿坐在床上刺啦刺啦地拆快递。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空纸盒,床上还堆着好些没拆开的。


“最近有什么促销吗?”刘剑涛跨过那些大小不一的盒子,不慎一脚踩在一卷泡沫纸上,噼里啪啦。


虽然估计没促销这小少爷也是一样买买买。刘剑涛叹了口气,难怪总有人说他败家——


“银行利率下调啦,”张鹏抬起头冲他理直气壮地笑,露出两颗小虎牙,“不花白不花。”


刘剑涛干咳一声抑制住内心想强吻他的冲动,坐在床沿上随手拿起一只盒子看了看。“便携电风扇?”他转身看看张鹏,“大冬天你买这个做什么?”


“夜店暖气太足,热得都上火了。”


刘剑涛哭笑不得,又拿起一顶帽子看了看。


“这又是要做什么?玩摇滚吗?”他拎着那顶朋克风的帽子左看右看,满是铆钉和粗细不一的金属链条,真该庆幸这小少爷玩的不是蒸汽朋克吗?


“这是艺术,下一步我打算进军蒸汽朋克。”张鹏翻了个白眼。


“这也是艺术?”刘剑涛把帽子往他头上一扣,眼疾手快地抄起一条碎花毯子。


张鹏腾不出手,闭着眼可劲儿猛摇头,试图把帽子甩下来。刘剑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像小动物一样甩着一头乱糟糟的红发,耳钉也来回晃动着反光。


“蠢。”刘剑涛说。


张鹏睁开眼从被子里伸出脚对准他屁股把他蹬下床沿,刘剑涛猝不及防,猛地坐进满地纸箱里,身上还挂着粉色的碎花毯子。


张鹏张狂地哈哈哈哈地开始大笑,刘剑涛摇摇头叹口气,拖过一个纸箱坐着,把毯子捋平叠好。


张鹏终于笑够了,又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凑到刘剑涛面前仔细打量。刘剑涛毫无防备吓了一跳,差点条件反射亲上去。


…所以说这是什么奇怪的条件反射。


“你没带眼镜?”他听见张鹏问。


“下午要出门,戴眼镜不太方便,换了副隐形。”刘剑涛眨眨眼,内心同时涌上“哎呀他注意到了”的窃喜和“不知道他喜欢哪个”的忐忑两种心情,如同买了新裙子穿给男神看的二八怀春少女。


“诶?”张鹏低头嘟哝着,继续拿钥匙拆盒子,“原来那副黑框挺好啊,人模狗样的。”


“去你的。”刘剑涛忍不住说。


还好眼镜没扔…明天去换个镜片吧。


张鹏终于拆开了最后一个盒子,刘剑涛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从半人高的纸箱中倒出一大摊子包括弹珠汽水和白板笔在内的杂七杂八的玩意儿。


“留言板冰箱贴能做什么啊?”刘剑涛问,“我们没冰箱啊小少爷。”


“门不是铁的吗?”张鹏翻了个白眼,“唉呀你怎么和我妈一样娘唧唧的烦死了,下午不是有面试吗还不快滚!”


说着又从被窝里伸出脚,对着刘剑涛大腿不轻不重地踢了一脚。


这是色诱。


刘剑涛想。


如果他穿的不是海绵宝宝和米老鼠的袜子就更好了。


***


刘剑涛推开寝室门。张鹏还没回来,估计又要夜不归宿——


嗨呀好气哦。


他关上门打开灯,小少爷还算有点良心,床已经收拾好了,快递盒子也整整齐齐地码在墙角。


转过身就看见门上的冰箱贴,留言板中间是熟悉的杂草般放荡不羁的字体。


「我迟点回来,你记得等我一起吃饭。


今天晚上吃面。」


刘剑涛露出傻呵呵的笑,摸出手机对着冰箱贴拍了个照。


***


想了想还是发在这个号上…主号不常上啊(趴


回头干脆把二设也补上来。

评论

热度(6)

  1. 二瑾洞庭满林霜 转载了此文字
    庆祝我圈第一篇同人
  2. 仰光光光洞庭满林霜 转载了此文字
    张鹏小可爱!
  3. 离人泪洞庭满林霜 转载了此文字
    我圈第一篇同人!终于有粮惹